新闻动态

news

企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企业新闻

贵族归来——时光守候的中国庄园酒

2015-04-29 15:18:58 全球CEO 点击数:

我们何其幸运,生活在确信民族正在复兴的年代!

当世界几大名瓷因汉光瓷黯然失色,

当伦敦奥运用中国时装秀祈福和平,

当全球媒体追踪“丽媛style”的最新单品,

我们知道,民族品牌扛鼎文化复兴大旗的年代到来了。卓越的中国企业家们,让世界开始相信,比起财富的增长,我们更加在乎水土与空气的干净;比起贸易的输赢,我们更加在乎使命的召唤;比起GDP的排名,我们更加在乎美丽而优雅的生活。走过数十年信仰缺失的盲动,富而不贵的尴尬,上下求索的中国企业家们,终将荣耀迎回故里。

时光洗尽浮华,沉淀出久而弥坚的美好。

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葡萄酒行业将目光投注到葡萄酒最传统的生产方式——庄园酒上面,“庄园热”萌芽。

2002年始,众多葡萄酒厂开始加入生产“庄园酒”的行列,就连一些不具备生产条件的酒厂也相继推出“庄园酒”,庄园酒由此名目繁多,并被视为一种市场炒作下的“概念产品”。

2006年,“中国葡萄酒酒庄联盟China Chateau Union(CCU)”由中国酿酒工业协会葡萄酒分会发起成立,目的是为了规范当时的葡萄酒市场。

10多年间,在葡萄酒市场这个年增长率为15%左右的大“蛋糕”上,大量商人盗用“庄园”概念将非庄园酿造的酒甚至劣质酒灌入有庄园标签的瓶子,“像做啤酒一样地做红酒”。消费者也不够理性,天价红酒屡屡被爆炒。——即便如此,仍有少数庄园认真的按照国际标准建基地、做产品,呕心沥血的进行文化营销。

当市场逐渐冷静,见惯了Chanel、LV的人们,不再迷信Lafite 。在10多年的喧嚣里守着时光的“中国庄园”,终如隐匿的贵族重现于世。

当中国葡萄酒产地普遍亩产将近5000公斤的时候,这里亩产不到500公斤。

这里经历了怎样的寂寞,又蕴藏着怎样的繁华?

真的贵族,不一定一眼认得出,却通常难以忘记

第一个照面,摄影师说怎么好像哪里见过。吴磊接话:“有人讲像姜文。”真是哎!“人家那是腕儿!”传说中的庄园主有那么0.01秒的腼腆。

采访结束后N天,同行的工作人员又忍不住提起:“你没问吴磊他家里以前是干嘛的?”

“……一直在说葡萄。”

吴磊说到他的葡萄,就一股不依不饶的劲儿:“在欧洲国家,一定是我爷爷的爷爷种的那个园子,我去做这个酒!”

芳香庄园的葡萄,叫人想起《西游记》里的人参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得熟,短头一万年方得吃。似这万年,只结得三十个果子……人若有缘得那果子闻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

耐得住岁月寂寥的,才是庄园酒。

“做葡萄酒得讲原理,所以我们用15年时间种了这个园子出了这瓶酒。任何事讲原理,我觉得做事情的原理就是:这件事该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能称上庄园酒,首先地得是你自己的,葡萄必须是你自己种的,这有严格规定。庄园葡萄必须不能卖,也不能向外买,不能采购一公斤,也不能卖一公斤。你自己种的葡萄,你灌到瓶子里,这才叫庄园酒。”

“为什么不能卖?庄园酒是有符号的!我的庄园酒有我的个性。你采购了我园子里的葡萄,酿出的是你的味道,你的酒打上我的标签,也说庄园酒,DNA变异了。所以世界名庄,从来讲标准讲质量的,从来都是再多再少我就这些葡萄这些酒。多了,我倒掉都可以。”

时至今年6月,中国酒协才出台“酒庄”标准:葡萄定植后第3年方可出产。芳香庄园的葡萄树,整整养了15年,这里的酒,喝过一次就很难忘记。

从开荒开始就“干净”的种着地:贵族的最高境界是节制,具有知性与道德的自主性,灵魂才得自由

“就像小伙子,8岁也是小伙子,可是他18岁骨骼才能长好。葡萄树一定要到13年以上,根系才能发达,果子才能壮,才能发力成就一瓶好酒,着急没用。”还是那句话,事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还原得“干干净净”。

“有个法国品酒师喝了我们的酒,问我你们土里种过啥没有,我想想种没种过啥特别的。我说我们从18年前土地开荒开始就是原生态,从来没打过任何农药。品酒师说,这就解释得通了,这样的味道。”

台湾著名葡萄酒鉴赏家林裕森在他的著作《开瓶》中写道: 葡萄酒最珍贵难得的地方,在于同时融合着自然与人文,特别是从酒的风味中,常传递着原产土地的风土特色。一瓶珍贵难得的葡萄酒一定蕴含着原土产地的灵魂,其精彩处是别处的葡萄酒无法再造模仿的。而所有试图抹去地域风味的葡萄酒,都将会因此陷入沦为没有灵魂的工业制品的危险。

芳香庄园位于新疆和硕山谷,纬度与波尔多相近,同属世界种植酿酒葡萄黄金地带。3200小时年均日照,比波尔多地区多1200小时,昼夜温差达到15℃,比波尔多大出4℃,葡萄糖分较之更高,着色更好,养分积累更多。北有天山山脉环绕,南傍中国内陆最大淡水湖——博斯腾湖,湖面折射阳光赋予庄园年均有效积温3539.1℃,使得葡萄成熟得慢而充分,香气浓郁并保持适宜酸度。年降水不足80mm,仅为波尔多的1/10,不破坏糖分积累和糖酸比,更重要的是干燥的气候使庄园没有丝毫虫害,无需使用一滴农药。土质是和波尔多最富盛名的产地梅多克一样的砂砾土,葡萄根系得以深入地下6米寻找养分。

天赐福地难得,于浮华中节制却是可“贵”。

“庄园酒”国际规定葡萄亩产不能超过800公斤,芳香庄园20000亩土地,葡萄亩产控制在500公斤内。

通常葡萄种植3年后就可以酿酒,芳香庄园坚持平均树龄达13年才开始出品自己的葡萄酒。

葡萄园与发酵车间之间的距离中国酒协规定不超过20公里,芳香庄园葡萄园到发酵车间不足1.7公里。

一切尽在约束中,不枝不蔓,分分寸寸是古老的精神。

所以这酒香,香得你无需懂得“blind tasting”或“lots of legs”,你吃得出“层次、回味”也好,搞不清“丹宁、醋酸”也罢,他就是毋庸置疑地香着你的味蕾。在你聊了5分钟、10分钟、3小时后,还持续地散发着香气。

“我们有个苏州的朋友,他说老吴你知道吧,喝多你们的酒,关上门睡觉,早上去趟洗手间再回来,房间还是香的。”

这是蕴含了怎样能量的土地,这是隐藏了怎样美好的庄园!

而一开始,这片土地是戈壁,“蚊子比苍蝇大”。

上下求索,奢侈的美好来自时间

一开始“只是想做农业,那是18年前。做农业,就想土好,把那个戈壁的土变成能吃的土。”

“18年,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管理。”

“18年,中间多少变化!”

“等你看到这瓶葡萄酒,他已经是个句号,他承载了里面的各种东西。”吴磊比划着手中的酒。

葡萄酒特别讲区域特点,隔壁50米以外葡萄酿出的酒味道是不一样的。同样的庄园,庄园主不一样,用了不同酿酒师,这就加上人文的故事,他还要变。哪一个人哪一个阶段做了哪款酒,理解不同,做出来的酒都不一样。对土壤保护方法不同,又造成味道不同。

用来介绍芳香庄园的图册上画着一支分割成若干元素的酒瓶,这些元素里有葡萄、湖泊、田地、酒窖……其中一层是羊群。

“你们看到的是羊对吧,在我们心里从来忘了他是动物。我们认为他是工作伙伴,合伙人。刚开始开发土地,没有人种葡萄,我们那儿是牧区,每年自然收很多羊粪,这就是我们的有机肥。政府一看葡萄酒效益好,从我们的两万亩突然发展开,没有人想到羊粪会缺。我们马上意识到肯定出问题,你想想,突然有天羊粪收不到的时候,这瓶有机酒就不存在了!”一个种葡萄的企业,逼着自己去发展畜牧业。四年,羊群从三、四百只发展到9000多只,明年将超过一万只。

“光养羊就可以说一个故事:一个母羊生两个小羊,母羊只能喂一个小羊怎么办,那就要用母牛来喂小羊,我们就养母牛……”

“要成就这瓶我们定义为有机的葡萄酒,就要把有机肥料发展起来。当这个环节出了问题你不盯住他修,不解决他,一年出问题,四年去修补,四年后这件事就不存在了,这就是农业的特点。”

“农业是很大的科技,如果他容易,我们不用坚持18年。”

“气候今年和明年不一样,今天和明天不一样。你觉着今天还挺好,明天突然就冻死一片。几万亩葡萄植株,冬天来临前埋进地里,春天挖出来。每年3、4月是最惊心动魄的时候,挖出来,发芽了,今年的酒才有。”

“今年春天倒春寒,吓死了,田间3000个草包点燃……”

“在一个荒漠戈壁的地方,没有水。日晒强烈,如果叶面喷洒,很快干掉。于是引进以色列地灌系统,几万亩,浇哪块,几点钟浇,完全自动化地下灌溉。”

……

18年,多少机会买酒灌装贴标,哪怕只是挪用一点儿投资灌溉系统的经费去投放任一个黄金时段。

多少机会,只要差一点点,今天我们喝到的这杯酒就不存在。

能够流传的,从不执迷于当下。

庄园酒是人与上天的合作

“和厨师不同的是,酿酒师即使有名厨般的手艺,但也只能以新鲜的葡萄为材料,特别是那些独立酒庄的酿酒师,甚至只能用自己家的葡萄酿酒……混合多国葡萄酒的情况当然也有,不过几乎都是质量平庸的廉价酒款,少有人敢大声张扬。”“现在,最谦虚的酿酒师都会自认为是土地的仆人,仅仅是忠实地让葡萄酒反映出土地和年份的特色……即使酿酒的技术再高超,投入再多的成本酿酒,这些特殊的风味却是无法再造仿制的。”(以上节选自林裕森《开瓶》。)

吴磊说有一年夏天他在美国纳帕谷吃饭,一直奇怪那么炎热的天气那里阳光为什么不刺眼——和硕地区在太阳底下吃饭是不可能的,那是要晒焦的。“后来再一想,这里面有玄机啊,那个国家太阳很柔和,我们的产区阳光强烈,所以我们的农产品不一样:怪不得他们要进橡木桶,是不是不进就不够香!”回来后,就有了芳香庄园酒不进橡木桶的“青果香型”酒,完全的果香,不带一点橡木油腻。

2000年前的“葡萄美酒夜光杯”,也是这样芬芳叫战士留恋的味道吧。

2000年前的丝绸之路,历尽沧海桑田,埋藏了美好在叫人生畏的戈壁下。2000年后,有这么一个人,一心要把这里的土变成能吃的有机土,悉心伺候18年。

伺候着伺候着,发现原来这个地方的自然气候条件这么好,各种最好的出酒指标竟共同存在。“它自然要出葡萄酒。”

我们一直试图整理出吴磊一个金融界出身的人改去种葡萄的逻辑关系,吴磊却说:“有时候要从超人类认知的层面去考虑事情,不要太社会化。”

“那是很廉价的。”

18年坚持有机的芳香土地,果树成行,丰收喜悦,蓝天绿地相接,羊群白云相伴,天山环绕,博斯腾湖闪耀波光,来一场歌舞,就是盛大晚宴。“与其花钱去做宣传,不如请朋友们来看看。我们计划在现有的基础上发展起以葡萄酒为主题的‘芳香镇’。”

这不是什么开天辟地的新创意,只是各样条件不知不觉中成熟了,所有的“美”已生成在这里,是时候,去享受时光酝酿的中国庄园。

版权所有:芳香庄园-新疆芳香植物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红光山路1988号大成尔雅A座11层1102室 电话:0991-2300490
Copyright 2012-2015 http://www.fxz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新ICP备19000576号 公安备案:65010502000595
在线客服
  • 点击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